爱分好多种,关怀你做到了,本质你有想到嘛,赶紧买点小礼物给你的她(他)吧。
我爱你快来买买买-各大优惠券集体领取
  • 搜淘宝
  • 搜京东
  • 搜拼多多
微信扫一扫

关注微信公众号
查券更方便

遗憾终生的爱

2020-11-15


  我一直不相信人与人之间有心灵感应。但是她离开的那些日子,我总是很难过。我一次又一次地给家里打电话,问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。最后,我妈妈忍不住说,“你阿姨走了……”

  “没有?”我一时没反应,说:“你去哪儿了,快去找吧?”

  妈妈哭了起来,我的心掉进了深渊。”一群孩子骂她,她把他们追到河边。他们把她扔进河里三次,两次。那是水位上升的时候,她再也没有上来过……”

  我在回家的路上。与此同时,爸爸打电话来说她不必回去了。她被埋葬了。我第一次对父母发脾气:“她是我姑姑。我们一起长大。她离开时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太多了。”我在电话里哭个不停。我不能原谅他们没有告诉我就把她送走了。我真的不能原谅他们。

  我终于回到家,站在她的墓前。这是一个新垒的黄土包,上面用土块压着一些黄纸。我静静地站在那里。那是早春,小蒲公英在她的新坟边。她的名字叫英子,她的39岁生日还有十天。

  我理解这些天的恐慌,因为她不想最后一次没有见到我就离开。我跪在地上,给她寄去了纸币。我的眼泪又流了。我说,“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否恨我……”

  我比她小五岁。从小,父母就忙于工作,把我送到乡下奶奶家,我的小姨成了我最好的玩伴。她看着我,给了我剪纸花和折叠纸船。她的手很灵巧。当她的父母从城里带来洋娃娃时,她会用羊毛钩住小裙子,并用她祖母的剩余布料为洋娃娃做衣服。小姨喜欢笑,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。每个人都说我看起来像一个小阿姨,但我仍然认为当我歪着头左右看她时,她看起来更好。

  我很淘气。为了成为一个蛋壳娃娃,我打碎了奶奶的土鸡蛋篮子。奶奶认罪了,小姑姑很快答应道:“我搬篮子的时候拿到的。”结果,扫帚头落在她身上,她没有哭,只是流下了眼泪。我心里很不舒服,但我不敢为她求情,因为害怕如果我开口,我会惹上麻烦。

  从小到大,我一直是个自私的孩子。当我有好吃的东西时,我总是很快吃完我的那份。小姑姑总是留下来,但最后我的不见了,她心肠软,拒绝一个人吃饭,所以我急切地看着,不得不给我另一份。我总是欺负她:“我小,你还是阿姨!”她一说这话,手里就多给了我一点月饼或糖果。谁叫她阿姨的!

  小阿姨越来越漂亮了,人也像弯曲的小溪一样柔软。当他们看到每个人时,他们很容易微笑,坐在那里,不像我,我很大声。

  那个夏天,我12岁,她17岁。

  我的小姨初中毕业,被这个城市最好的高中录取了。暑假期间,我回到了农村。

  这真是一个快乐的暑假。河里的水清澈如镜。当我和小姨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,村里的阿姨们说:“看,靓靓长得像瑛子。”我的小姨抿着嘴笑了。我撅着嘴说:“不,我的小嫂子真漂亮!”

  小阿姨梳着两条辫子,一件白色背景上飘着五颜六色的花球的衬衫,还有一条她妈妈没穿的牛仔裤。人又高又简单,就像田野里骄傲开放的蒲公英。

  山脚下有一片森林。森林里有野花。我喜欢那些花。奶奶在田里干完活回来后会摘一个,放在一个小瓶子里,放在院子里,这样可以开很长时间。

  那天,我的小姨和奶奶去地里种白菜。我打了一个长盹后醒来,灵机一动,去森林采花。

  森林附近没有花,所以我敢走进森林。在树林深处,那些不知名的野花拉着我的脚步,突然我身后有一个声音。现在想来,我的背还是冷的。我用尽全力跑了出去,身后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跟着我。我听到了我小姨的哭声。我跑到一个小岔路口,后面的追兵停下了。

  走出树林,我坐在土路上,身后的树林很安静。我没看见我的小阿姨出来。有人路过问我为什么没回家。我说过我会幸福的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不能说我的小阿姨在树林里。可能会有事发生。当我12岁的时候,我害怕说这样的话,或者害怕或者自私。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不呼救。风在树林中发出很大的声音,我不确定是否听到了我的小姑姑的深深的哭声。

  天快黑了。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但我的小阿姨从树林里出来,留着长发,她的衬衫被撕破了,胳膊被抓伤了。我的小姨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我说:“今天的事谁也不能说。如果我说出来,我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  我用力点头,然后我用力点头,当我点燃它时,我哭了。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我认为这一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

  当我没有回家时,奶奶从另一条路上走过来,只注意到我:“我疯了,我和你阿姨单独找你……”她抬起头,看到她身后的小阿姨,她告诉奶奶,她在找我的时候滑下了斜坡。奶奶骂她是害群之马,一件好衣服又报销了。

  晚上,和我同床共枕的小姨总是哭个不停。

  第三天,我打电话给父亲,说我想学钢琴,请他来接我。

  我匆忙逃走了。我离开的那天,我的小姨没有出来给我送行。

  在高中开学的第一天,我的小阿姨来到了这个城市,但是她没有去学校而是去看医生。奶奶用袖子擦了擦眼泪,说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发呆。”每天,坐在森林边的土路上,哭着笑着,当它好的时候,就像一个好人……”

  吃饭时,我妈妈给了她食物,她给了我。当我再一次捏她的时候,她突然转过脸,掉进了碗里,哭着说:“你们都欺负我,我不吃,米饭有毒……”

  奶奶拉着她,她扔掉了她的奶奶,她生气了,给了她一巴掌。她的白脸立刻显示出清晰的五个指纹。

  我去了医院的精神病科。医生说她可能受到了精神刺激。如果她想治愈疾病,她必须找到疾病的根源。但是除了我没有人知道疾病的根源。

  在那些日子里,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。我记得她告诉我在树林里发生了什么。如果我告诉她,她就不会活了。我也害怕奶奶和爸爸责备我不听大人的话,独自在森林里摘花。

  我一直保持沉默,假装又聋又哑。

  小阿姨疯了。每天在村子里游荡,被一群孩子追逐,或者追逐那些孩子。

  偶尔,当她身体好的时候,她会静静地坐在阳光下,让她的祖母梳头洗脸,这仍然是一张英俊的脸。我们逐渐习惯了她的疯狂。当我们一家人回去看奶奶时,她不在那里,当她吃晚饭时,奶奶不让我找到她。她说:“如果你不回来,我们就吃点东西。”

  我们都麻木了,把她当成了累赘。奶奶说她是个乞丐。

  但是她喜欢我。当我回来的时候,她会跑出去,带回一把野花,递给我。还有一次,我不知道我从哪里得到一个野鸭蛋。她说,“真好吃。”

  又一次,当我们的车要离开时,她匆忙跑过来,怀里抱着许多蒲公英。春天,我们称蒲公英为“波波丁”,把它们挖回来蘸酱。她拍了拍门,叫了我的名字。门开了,她把穿裙子的女人倒在踏板上。奶奶骂了她,打了她,说她又疯了,还弄脏了她哥哥和我爸爸的车。她抱着头哭了,我也跟着哭了。汽车慢慢启动,开得越来越远,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那么小...

  我上了大学,主修心理学。我知道,如果当时我寻求帮助,事情可能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;我也知道,如果我能说出她的病的根源,医生能做适当的心理治疗,她可能不会那么疯狂。然而,我什么也没做,看着她掉进无底洞,但我不能伸出手去拉她。

  大学毕业前的两个暑假,我回到奶奶家陪她,和她聊天,帮她梳头、洗脸、换衣服。邻居们说我是个好孩子,只有我知道我想从良心上得到一点安慰。而且,潜意识里,我想叫醒她,希望解开她心中的结。

  她会对我说,“蝴蝶很烦人。他们充满了幻想。”她还说:“我是老虎,一次吃一只。”她吃蒲公英花,用蒲公英伞把自己和毛毛裹在一起。

  有时候,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:“你是我吗?”他还指着在路上奔跑的孩子说:“看,看,那是我的儿子……”

  当她安静的时候,我很想拥抱她。她不再是过去害羞而温柔地微笑的美丽女孩了。不管刮风下雨,她都跑到外面,她的脸又红又黑,她只是一具骷髅,她的长发终于被奶奶的剪刀剪成一团。她的眼睛是暗淡的。当她不跑的时候,她会看很长时间的天空。

  我结婚时她32岁。一家人在房子里吃饭,她站在院子里,透过窗户玻璃看着我们。那一刻我心如刀割。

  我应该用什么来换取她的青春和幸福?

  我一直在想,几年后,我会带她在我身边,和她说话,带她去看电影,然后我们一起变老...

  然而,她没有给我机会。她毫不犹豫地离开了。据说她在落水后的第三天被打捞上来,她肿得什么衣服都穿不上...

  那天,当我从她的墓地回到家时,我讲述了22年前发生的一幕。我说,“她在为我受苦,但我为她感到难过……”

  那天晚上,我梦见一片蒲公英盛开的田野。她带着微笑来到我面前,戴着蒲公英做成的花环。她说:“静静,我是来道别的!”

  泪水刚刚唤醒了我。天空中的月亮很亮,我的心好痛。


TAG标签: 终生遗憾

上一篇:工资两千,够干啥?

下一篇:爱情不要来的晚